俄媒:中国将建第四代核电站 与俄争夺国际市场

俄媒称,中国宣布开始建设世界上首个新一代商业核电站。全新和更高效的中国反应堆将在2021年启用。中国人已经在向沙特阿拉伯、阿联酋和南非推销自己的研究成果,这些国家是俄罗斯上一代反应堆的目标客户。

据俄罗斯《独立报》9月23日报道,根据官方新华社的报道,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(中国核建)开始在瑞金市建设高温气冷核反应堆。中国的新研究成果是世界上首个商用第四代核电机组。

报道称,中国核建副总裁王计平22日表示,高温气冷堆是中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核能技术。中国在此前公布的2011-2020年核能发展计划中安排了高温气冷堆的研究、设计和建设。中国人声称,他们的新技术可靠性高。

库尔恰托夫研究院副院长帕维尔·阿列克谢耶夫对该报表示,高温气冷堆与其他反应堆的本质区别在于多机组对应一台涡轮机。他说:“由于采用了微型燃料和石墨材料,这种反应堆的能量转换效率高、内部自我保护能力强。不久之前,俄罗斯和美国共同研究了单氦气涡轮高温气冷堆项目,中国项目的构思与使用球形释热元件的德国和俄罗斯反应堆最相似。近来,美国与法国和其他国家开始研究球床高温气冷堆。法国还在研究第四代快速高温气冷堆。”

中国核建表示,它已与沙特阿拉伯、阿联酋和南非签署了建设高温气冷堆的合作备忘录。俄罗斯原子能公司在这些国家也有自己的商业利益。今年7月,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签署了框架协议,计划在沙特阿拉伯建设16个核电机组,总价值约1000亿美元。俄原子能公司总裁谢尔盖·基里延科表示:“这是超过2万兆瓦的电能。”

报道称,俄罗斯与南非在2014年国际原子能机构第58届大会期间签署了有关核能战略伙伴关系的政府间协议,计划在南非建设额定总功率达9600兆瓦的新核电机组(最多8个机组)。基里延科估计,南非核电站项目的价值为400-500亿美元。

此外,基里延科表示,俄方还准备向南非提供优惠的国家贷款来建设核电站。专家估计,该项目将帮助南非建立自己的核工业,并确保40-60%的产能本地化,创造约3万个就业岗位。仅在建设阶段就可以给该国带来近160亿美元的投资和50亿美元的直接预算收入。这将是非洲大陆第一座以俄罗斯技术为基础的核电站。

俄原子能公司此前表示,尽管没有正式限制,但制裁给公司带来一些问题。美国和欧盟对俄公司的伙伴施压,它们在非正式会议上坚持“不建议”与俄罗斯签署合同。尽管受到这些不成文的制裁,但近年来核能领域的外国订单增长了50%。

报道称,现在,如果中国顺利建成新反应堆,国际竞争将大大加剧。潜在买家将不得不在第三代和第四代反应堆中作出选择。

试验性小型高温气冷堆只在日本和中国才有。阿列克谢耶夫认为:“建设商用发电机组让中国在这方面居于世界领先位置。缺乏实践令俄罗斯在高温气冷堆技术上严重落后,甚至造成了损失。”

俄原子能协会会长帕维尔·雅科夫列夫相信,俄罗斯在核能领域仍保持着领先。他说:“第四代反应堆目前只存在于试验项目中。而俄罗斯已经启动了近似于第四代的BN-800商用快中子反应堆。”

国家杜马议员列昂尼德·卡拉什尼科夫表示:“不久之前还有一种认识是,中国只善于模仿别人的技术。但如今我们看到了新趋势,中国开始向世界推广自己的新成果。”他提醒,中国人征服了困难的涡轮发电机市场,他们学会了制造比其他国家便宜得多的产品。卡拉什尼科夫认为:“如果中国人决定独自走向市场,考虑到他们制造廉价同类产品的能力,这将对俄罗斯原子能公司构成强烈竞争。”

报道称,不过,很多专家对中国项目持批判态度,他们提醒,南非在建造高温气冷堆上曾有过失败案例。核信息中心主任亚历山大·乌瓦罗夫说:“南非公司为该项目花费了74亿兰特的财政资金和近20亿兰特的投资,此后又要价300亿兰特建设示范机组。由于项目完成的前景不明,南非政府决定将其关闭。”他表示,如今全世界所有可运行的高温气冷堆都已被关闭,建设新堆的计划被收拢。除了中国之外,唯一支持这方面科研工作的国家是美国。乌瓦罗夫认为:“预测中国高温气冷堆的出口前景还为时过早。”